PS:感谢六个盟主支持,老惰白送一章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天空中的变化跌宕起伏,既在观者的意料之内,也在之外!

在意料之中的是那些水平有限的看客,既然剑修一直在按着体修杀,那么最终剑修获胜也没什么新鲜的。

在意料之外的是看客中真正有见识的,他们能看出步取最后一击的神鬼莫测,但更震撼的是哪怕在这么精妙的攻击组合中,剑修仍然做到了先一步格杀!

在电光火石的瞬间反应中,能做出最准确的选择,这是判断一名修士战斗能力的最重要的一项,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这个冰糖葫芦继承了轩辕剑修优良的战斗传统,让人望而生畏!

……夏道人,胡师弟,尤师兄神情悲戚,缓缓走到行军宗体修们聚集的所在,在体修们略带敌意的注视中恍若未觉,仿佛心神都已沉浸在悲痛中无法自拔,

夏道人一声悲恸,“步取道友!魂兮归来!”

胡师弟紧随其后,“魂兮归来,不下幽都!上无所考此盛德兮,长离殃而愁苦。”

尤师兄续道:“魂兮归来,去君于鱼跃!流金铄石,彼岸之乐处!蝮蛇蓁蓁,封狐千里,何以为从?归来兮,不可久浮……”

体修们的戒备,就在这一声声情真意切的悼念中如风般化去,他们猛然觉得这些法修也不再是那么的可恨,最起码在现在,在血腥的轩辕剑屠面前,他们是站在一个战壕的战友!

体修们自觉不能慢待了前来吊唁的法脉代表,于是两名领头的体修走过来礼貌性的回礼,

妮妮淑女气息婚纱风采

夏道人就叹了口气,“我与步取师兄神交已久,知道行军宗有异人怀志,志在高远,奈何缘悭一面,今日有幸,反成绝别,令人惋惜……”

胡师弟深表同感,“劈山不惧高,蹈海只愿深!步取师兄一代人杰,光明磊落之英雄,却栽在阴险小人之手,失之毫厘,奈何奈何……”

尤师兄义愤填膺,“明眼人皆能看出,虽然步取师兄一直看似处于下风,但其实深谋远虑,层层布置,一切皆为最后一击之打算,本就是战术……但那剑修,那剑修,唉……”

三人装腔作势的悼念一番,也不留连,唉声叹气中是转身就走,直惹得两个体修是心痒难挠,这最后一个无上法修明显是话里有话,却不说透,让他们两个干着急没办法!

在五环修真界中各道统中,以对付剑修的经验论,没一个及得上法脉的,尤其是无上三清两家,本身眼光就有,底蕴也深,再加上战例无数,所以说他们能看出点什么真东西来,那是一点也不新鲜。

两名体修互视一眼,已是明白了对方的心意!

他们此次前来,就是以三人为主,他们两个是副将,步取是主将,结果现在搞的主将翘辫子,两个副将一个战败,一个都没上场,屁事没有,这回去可怎么交待才好?

所以但凡还有翻盘的机会,他们都是不能错过的!

两人跟了上来,“三位师兄,还请借一步说话!”

三个老法痞都露出惊讶的神色,连道不敢打扰行军宗的正常悼念仪式,几番推拒后才不情不愿的停下了脚步,一副与行军宗内部事务划清界限的鬼样子,这反倒让两名体修更加的急切。

那名失败的体修就问,“尤师兄方才所言似有言犹未尽之感!不知几位师兄在战斗中看出了什么?步取师兄已去,我等报仇心切,一切蛛丝马迹都需考量,还请几位师兄看在大家同仇敌忾的份上,略微提点一二!”

尤师兄就把脑袋摇的波浪鼓一般,“斯人已去,当尽心后事才是!恕我直言,等现在下心神不定,气息不平,却不是报复的好机会!不要旧仇未了,又添新恨,我等可就罪莫大焉!”

胡师弟把胸脯一拍,“关于报仇,两位道友也不用担心,且拭目以待,快则月半,慢则月余,必有我法脉精英到场,那剑屠也蹦哒不了几日!

且由得他嚣张些时日,自有挑落下马的时候,彼时我等再来,为步取道友安魂送念!”

夏道人也劝,“体修已经做了们该做的,剩下的交給我们法脉就好!至于战斗中的隐密,我等真说出来怕不落下一个怂俑之名?事关修士名节,却是不可乱讲!”

另一名未上场的体修大恸,“步取师兄与我情同手足,恩重如山,此番身死,我等却连最基本的情况都搞不明,香前如何与师兄回报?

三位道友便不看在我们两个的脸面,看在师兄的份上,难不成还不能給他捎去一份寄思,以安魂息念?”

听两人说到死去的步取,三名老法痞也没法子,遂长叹一声,

尤师兄稍有犹豫,仿佛内心中无数的斗争,最后才下了决心,

“也罢,既然是为步取道友安魂,那我们就把最后步取道友战败的成因做个分析判断,不能保证一定准确,只是一家,哦不,三家之言,们听过就好,也不必太过当真!”

停了停,似乎还是为难,最后才开口,“步取道友的计划是极好的!也最终成功的把战圈固定在近身上,但为什么最后的神通没有奏效?反而被那剑葫芦反杀?

我等几家门派曾经精研过轩辕内外剑的剑法,碰巧知道在外剑一脉中有一种秘术,名湮神之术,是一种危急状态下的同归于尽之术!

具体效果就是把所有的精神力量通过这种湮神术转换,转换成短暂的神秘之斩,专斩精通神秘之人!这个,大概率就是们体修了!

此术威力莫测,但付出的代价也巨大,因为是玉石俱焚之术,所以不管施展之后的其他,修士使来,精神将迅速被抽干,暂时就成为只有法力没有精神的半个废人,需要经过短则数个时辰,长则数日的回复才能重新饱满精神!

所以我们可惜的就是,步取道友没有挺过最后的一关,手慢了片刻,如果当时他不急于杀賊而先行防御的话,其实只要渡过了这一关,接下来的剑修就只是个死物罢了……

只有法力没有精神的修士,除了近身挥剑,还有其他的战斗力么?飞剑都发不出十丈,还谈何战斗力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