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的上级是谁?是雅科夫少校吗?”索科夫记得对方曾经提过,他的顶头上司就是雅科夫,连忙大包大揽地说:“我和雅科夫是老朋友,假如我提出让你留在马马耶夫岗,想必他一定会同意的。”

听到索科夫这么说,瓦尔曼知道对方不是随口说说,而是真的想把自己留在马马耶夫岗,他脸上的表情变得轻松:“既然是这样,那我就先谢谢您了!”

“对了,雅科夫在什么地方?”索科夫扭头望着维特科夫说道:“他不是说,他要亲自赶往卡米辛,处理火箭弹被内务部人员扣押一事吗?怎么没见他和你们一起回来呢?”

“是这样的,为了避免遭到德军飞机的轰炸,从莫斯科开出的火车,都是天黑后才出发,最快要半夜才能到达卡米辛。”瓦尔曼向索科夫解释说:“不过他听说事情已经解决,就取消了行程,只是吩咐我继续押送火箭弹到马马耶夫岗。”

得知雅科夫不会再来马马耶夫岗了,索科夫的心里多少有点失望,不过他既然已经决定把瓦尔曼留下,这件事就不能不了了之,他吩咐西多林:“参谋长,立即给雅科夫少校发报,说由于我旅缺乏有战斗经验的指挥员,希望他能同意瓦尔曼大尉留下,以加强我旅的基层指挥力量。”

“明白,我立即去发电报。”西多林等索科夫说完后,立即爽快地答应了下来,他笑着看了一眼瓦尔曼之后,快步地走向了报务员,准备让对方给莫斯科发报,把瓦尔曼留在自己的部队里。

…………

小分队的六十名战士,奉命在马马耶夫岗的山脚下集结,他们在寒风中等了半个小时,却不知道上级叫自己到这里来的目地,很多人都在交头接耳,窃窃私语。

有人问:“喂,你们知道上级把我们叫到这里做什么吗?”

“不知道啊!”马上有人回答说:“我们都在这里喝了半个多小时的西北风,也没见哪个指挥指挥员出来。”

“喂,你们是要去敌后吗?”

“没错,按照计划,天一黑,我们就该出发到敌后,谁知却把我们叫到了这里。你们也是要去敌后的吗?”

挖西瓜吃的粉粉嫩鹿角少女轻私房照

“是啊是啊,营长把我们抽调出来,组建了一个小分队,说是到敌后去搞破袭战。谁知都做完准备了,却又忽然通知暂时不出发了,还把我们见到这里来集合。”

“都别说了,”正在众人议论纷纷时,忽然听到一名军官压低嗓门在制止大家:“有指挥员出来了,听听他给我们说些什么。”

战士们的眼睛望向了坑道的出口,果然看到有一群人从里面走出来,前面是十几名荷枪实弹的战士,紧随其后的是三名军官,一名上校一名中校,还有一名是大尉,走在最中间的是那名中校。有人眼尖,一下就认出中校就是索科夫,不由惊呼:“那不是索科夫旅长吗?他的伤势已经痊愈了?”

“没错,的确是旅长。”其他的战士也很快就认出了索科夫,顿时一片恍然大悟:“怪不得要让我们化装成德军,到敌人的后方去搞破坏,原来是旅长又会重新回到了指挥岗位。”

一名新加入不久的战士,见大家看清楚走出来的军官后,所表现出的那种激动的表情,不禁奇怪地问身边的人:“你们谁能告诉我,哪位是旅长啊?”

旁边的战士用手朝坑道口一指,说道:“喏,就是走在中间的那名中校,他就是旅长索科夫中校。”

“他指挥很厉害吗?”那名战士好奇的问:“我看你们见到他出现,表现得都格外激动。”

“当然厉害了!”旁边的人自豪地说:“我们在他的指挥下,还从来没打过什么败仗呢,每次都能以最小的代价,取得最大的胜利。假如最近不是他因为受伤,而离开了指挥岗位,部队的伤亡绝对要少一半。”

索科夫来到队伍前面时,整个队伍已经安静下来,所有人都向他行注目礼,随着他的移动而移动。索科夫抬手向战士们敬了一个礼,随后大声地说道:“同志们,你们好!”

他的话音刚落,队伍里就传来了整齐划一的声音:“旅长好!”

索科夫满意地点了点头,继续说道:“同志们,按照最初的计划,你们在天黑之后就该出发了,但我下令把出发时间推迟了,你们知道什么原因吗?”

队伍里没人说话,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索科夫,等待他给出一个自己想知道的答案。

“前两天,第192营的果里亚大尉带队深入敌后,用上级给我们准备的新式火箭弹,摧毁了敌人的一个团部和几百守备部队。”索科夫一说到这里,便忍不住提高了嗓门:“这是一个了不起的胜利!”

果里亚大尉带队用火箭弹摧毁了德军团部的事情,除了旅指挥部的指挥员外,就只有第192营的战士知晓,其它营的战士根本不知情。此刻听到索科夫这么说,不禁齐声惊呼,并在下面开始感慨起来。

第192营的小分队里,有参与过这次夜袭的塔夫林中士和炮手米尼什基,听到周围的战友都在议论自己所取得的战果,便忍不住自豪地说:“没错,我们就是随营长一起去执行这项任务的,我亲眼看到敌人团部所在的村庄,被火箭弹炸成了一片火海,里面的敌人一个都没能逃出来。”

战士们在议论时,索科夫没有说话,有意保持着沉默,等队伍重新安静下来后,他开口说道:“同志们,我现在可以告诉大家,旅部之所以会推迟你们的出发时间,是因为上级即将给我们送来一批新的火箭弹。你们每个小分队都带上这种新式火箭弹以后,就能远处攻击敌人的兵营、仓库、指挥部和运输线,而不用担心遭到敌人的围攻,从而大大地提高了小分队在敌后的存活几率。”

得知索科夫推迟部队的出发时间,就是为了给大家配备新式火箭弹时,在场的战士们都不禁高喊起来:“乌拉!乌拉!!乌拉!!!”

索科夫抬手向下压了压,让队伍重新恢复了安静,说道:“同志们,这次虽然上级给我们补充了大量的火箭弹,但考虑到你们的负重能力有限,因此每个小分队只能分十枚火箭弹……”

“旅长同志,”索科夫的话还没说完,站在第一批的塔夫林就大声地喊道:“我们有能力可以携带更多的火箭弹。”

索科夫走到塔夫林的面前,看到他胸前挂着崭新的勋章,便饶有兴趣地问:“战士同志,假如我没有搞错的话,你应该是跟着果里亚大尉去执行了偷袭德军团部的任务吧?”

“是的,旅长同志。”塔夫林用手指着胸前的勋章,自豪地说:“这枚勋章就是因为那晚的战斗而获得的。”

“中士同志,你叫什么名字?”索科夫问道。

“我叫塔夫林,”塔夫林听到索科夫问自己的名字,有些激动地回答说:“我是第192营的一名班长。”

“塔夫林中士,”索科夫望着这位身材中等的中士,叫着对方的名字和军衔说道:“要知道每枚火箭弹重18.8公斤,就算只给每个小分队提供十枚,也需要十名战士来背。就算再多给你们一些,你们也没法带走啊。”

“旅长同志,请您放心。”塔夫林拍着胸脯保证说:“您别看我个子不高,但背两枚应该没有什么问题。而我们小分队里的战士,还有人能背三枚或者四枚呢。”

塔夫林的话音刚落,第192营小分队的战士们便纷纷附和道:“没错,旅长同志,我们每人都能背两三枚,您就多给我们一点吧。”见第192营的战士向索科夫提出请求,希望能多分一些火箭弹,其它的几个小分队也不敢示弱,纷纷向索科夫提出同样的要求。

见战士们热情如此高涨,维特科夫走到了索科夫的身边,凑近他的耳边,低声地说:“既然大家希望多要一些火箭弹,你就答应他们吧。”

“不行,副旅长同志。”对于维特科夫的提议,索科夫立即予以了否定:“我不否认战士们有能力携带更多的火箭弹,但假如他们带的太多,势必会影响到他们的行军速度,一旦被敌人缠上,就算想脱身也不容易了。还有,假如他们带走的火箭弹太多,那么留在马马耶夫岗的数量就会大大减少,对我们的防御也不利啊。”

听索科夫这么说,维特科夫也没再坚持自己的意见,而是讪讪地说:“旅长同志,既然您是一旅之长,那么怎么分配,就由您说了算。”

等维特科夫表完态后,索科夫抬手向下使劲地压了压,等战士们都不说话,他才接着说道:“同志们,大家的心情我都理解,我也希望你们能携带更多的火箭弹到敌后去,把敌人的后方搅得天翻地覆。”说到这里,他有意停顿了片刻,以观察战士们的表情,见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自己的身上,才补充说,“携带了过多的火箭弹,势必会影响到你们的行军速度,这样可能会给你们带来危险。还有,上级给我们补充的火箭弹数量有限,如果你们带走的太多,那么坚守马马耶夫岗的部队能使用的火箭弹数量,就会因此减少……”

索科夫的话让大家重新冷静下来,刚刚光想着怎么带更多的火箭弹带敌人后方去搞破坏,却忘记了坚守在马马耶夫岗的战友,也同样需要这批火箭弹;而且更重要的是,由于火箭弹的自重,假如携带太多,肯定会影响到行军速度,一旦和敌人遭遇,就算想快速脱身也很难做到。

就在这时,两辆装载着火箭弹的卡车,沿着坑洼不平的道路,朝着部队集结的位置开过来。听到瓦尔曼大尉:“中校同志,卡车来了!”索科夫转身看了一眼,随后又面向战士们说道:“同志们,运送火箭弹的卡车已经开过来了。我现在宣布,每个小分队携带十五火箭弹,等领取完火箭弹之后,就立即向敌人的后方出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