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作业还没有写呢就弹溜溜

李忠信心中清楚,张奇家中的家长要是回来了看到作业没有写,那到时候可是会生气的。

他们这个时候的作业很少,用极少来形容也不为过。

一般老师留的数学作业就是几道计算题或者是几个应用题,用大算草写下来。

语文作业呢无非就是小楷本上写那么几行生字,写个作业,有个十几分钟的时间,一定会写完的。

张奇的父亲在警察系统当中有一个外号,叫张山东子。

怎么说呢脾气不是很好,抓小偷或者是抓打架斗殴的,别人抓了就得了,可是,到他这里,要是不先劈头盖脸地打一顿,教育教育,那就不是他了。

江城西边的小偷了,小混混了,这些人见到张山东子都躲得远远的,生怕碰到张山东子心情不顺的时候,抓他们暴打一顿。

虽然李忠信也清楚,因为张奇不写作业出去玩的事情,张文增不会太过生气,但是,他在这个时候就会给张文增留下坏印象,到时候就不好了。

“张奇,咱们两个人先把作业写完呗学校的作业留的也不多,写完作业以后,我再陪你玩。现在的你不爱学习,今后上初中以后,或者是上高中以后怎么办呢现在好好学习的话,今后考上一个好一些的大学,倒时候就能够有称心如意的工作,那个时候,你就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了。咱们关系那么好,到时候我帮助帮助你,你看怎么样”李忠信正色地板着脸,一板一眼地说了起来。

对于张奇要先玩,然后写作业的事情,李忠信并不赞同,真要是张奇的家长回来了,到时候就会以为是他把张奇带坏了不写作业。

后世的时候,李忠信和张奇的关系很好,这个时候,他希望能够帮助一下张奇学习,而不是到这边来玩弹溜溜。

漂亮女生俏皮可爱园游会

“不听不听,王八念经。你就不要和我说那些没有用的东西了,我听不明白,也不想听你唠叨那些没有用的。

我的学习成绩你也不是不知道,初中高中能不能念下来还八字没一撇呢还上大学,那不是天方夜谭吗

你要是真的想要帮助我的话,还是现在去领我买一些好吃的吧”张奇眼珠子瞪得跟泡一般地瞪着李忠信,对于李忠信所说的话,他感觉到十分愤怒。

家中的父母时不常地就给他灌输这些个没有什么鸟用的东西,他要是真的能够学得进去,那还用人成天说是怎么的。

现在这个时候,正是吃喝玩乐的时候,要是这个时候不玩,那什么时候玩。

他的学习成绩他心中最有数,小学一二年级的时候,他还能在班级当中排在前面的位置,等过了三年级之后,他一直就是班级当中的后十名。

让他学习,在这个时候,他根本就学不进去。老师讲的那些东西,他仿佛和鸭子听雷一般。

“想吃什么东西我都可以请你去吃,但是,有一个前提,那就是,你得把作业写完了。

只要你写完了作业,我请你和于雷二宝几个人吃羊肉串去。”李忠信慢悠悠地说了起来。

这个时候,一般的孩子别说是吃羊肉串了,就是在学校门口摆小摊的小摊上购买两块嗦了蜜都相当困难,一听说李忠信要请他和于雷、二宝去吃羊肉串,张奇的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。

“那还等什么,我现在就写作业。”张奇大声地说完之后,快速冲进了他的小屋,飞快地把绿军挎当中的书本摸了出来。

尼玛后世这货是吃货,现在就已经能够看出来了,为了吃好吃的,连学习都不怕了。

李忠信班级留的作业原本就少,而且他写作业的速度很快,不一会儿的功夫,他就完成了学校老师布置下来的作业。

就在李忠信走神,琢磨他今天想到的裤腰带卡子和钥匙扣这两样东西,他应该在什么时间开始建厂搞的时候,张奇那厚重的手直接拍在了他的脑门上。

“忠信,你小子咋又愣神了呢是不是有毛病了。”看到;李忠信惊愕地望着他,他自我感觉良好地继续说道“刚才你小子也不知道是走神了,还是怎么了,我的手在你的眼前晃了好几次,你都一点反应都没有。你是不是魂丢了啊我妈妈叫魂很有一套的,别看她在人前从来不搞这些东西,但是,我们这边几个胡同里的孩子,要是受到惊吓了,或者是像你现在的这个情况了,我妈妈一般都会帮着叫叫魂。”

李忠信听完张奇的话以后,没有感觉到怎么热呢他就觉得他的脑门已经见汗了。

我这就是琢磨点事情,咋还让你认为有病了呢

要单说有病也就罢了,还弄出来一个是不是魂丢了,要是魂丢了的话,我还能够和你一起愉快地玩耍是怎么的

更让李忠信感觉到郁闷的是,叫魂什么的这种东西,咋还能安到他头上。

叫魂的这个事情呢李忠信不相信,但是,也不否定这种事情。

毕竟这种事情他亲眼见到过,后世的时候,李忠信的姑娘李小婉三岁的时候,就被叫过魂。

李小婉的脸十分白皙,可是,不知道怎么受到惊吓了以后,鼻梁和眼睛中间的部分,出现了一片青色,一会儿肚子疼,两会而脑袋疼的,吃管小孩子惊吓的什么抱龙丸什么的也不见好。

到医院看病的时候,中医院的专家告诉李忠信,这个呢吃一吃关于小孩子受惊吓的药物,或者是找人叫叫魂。

领孩子回家的路上,正好遇到了张奇的母亲李玉芬。

老人直接就告诉他,孩子受到惊吓了,得叫叫魂。

李忠信把李玉芬请到家中以后,按照李玉芬的要求,拿来了空碗,小米,还有一块细密的纱布。

把小米子装满以后,用纱布压实,这个时候,纱布和小米之间一点空隙都没有了。

就在这个时候,老人在孩子的脑袋上振振有词地念叨了几句,然后李忠信就看到那小米子神奇的消失了一部分,露出来了一个他家中孩子玩的玩具的形状。

李玉芬说出来孩子是因为玩玩具的时候受到了惊吓,把那个玩具拿给她,她给念叨念叨,就没有事情了。

就这样,李小婉没有吃药,只是被叫了一次魂,在第二天醒过来以后,脸上的青色的痕迹部消失不见了,也没有感觉到任何地方有疼痛。

正是因为如此,李忠信这个坚定的无神论者,对于这种东西,既不相信,也不反对其他的人信。

按照李忠信的说法就是,人呢这辈子信什么都不如信良心。

一个有良知的人,一个守法的人,做什么事情都不会感觉到害怕,信什么东西都不如信良心。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。阅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