孤月嘴角一抽,好吧,天道也忍很久了。

“看来,用不着我出手了。”于是直接收起了剑阵,扫了下方众人一眼,“好,我就看看天道是怎么收拾你们这群驻虫的!”说完直接转身朝着沈萤他们的方向飞了回去,硬挤进了厨子的结界里,掏出一张椅子坐了下去。

几乎是孤月坐下的瞬间,刚刚才打开的界门,叭叽一下又给关上了,天空的雷云更盛。

“这……这是天劫?!”众人皆是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,为什么天劫会突然出现?他们明明没人晋升,况且这里是凡界,他们是仙界的人,仙人的天劫怎么会出现在凡界?

可惜这样的事,就是发生了!那雷云甚至比起任何天劫更要严重几十倍。终于轰隆一声雷响,几十道各色的闪电同时从天而降,朝着下方众人狠狠的劈了下去。

于仓等人奋力抵抗,却完没有任何效果,再好的仙器也直接被天劫劈得粉碎,光只一道就令他们经脉尽碎,修为倒退。还未反应过来,下一道劫雷又接着劈了下来,仿佛迫不及待似的。

这时他们才总算明白,为何刚刚孤月要收走他们身上的功德了,可惜已经太晚了。

劫雷一道接一道的劈下,仿佛永不停歇一般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

天上的雷声越来越密集,一开始红的紫的白的,什么颜色品种的劫雷都有,甚至有些完不应该出现在天劫中的雷也出现了。四周的雷压浓郁得让人喘过不过气,只是慢慢的那雷就小了,然而却并不是天道放过了下方这些人,而是特意减小了雷劫,如同软刀子割肉一般,一道一道慢慢劈。

偏偏由于前几道雷的原因,于仓等人完没了反抗之力,只能任由那些雷,慢慢的击散着他们体内,仅存不多的仙力。

孤月嘴角抽了抽,这是有多恨这些人,连没有意识的天道都气出脾气了,连这种贱招也使出来了。而且这雷劫也劈得也太久了,一劈就劈了好几个月,他们一开始还兴致勃勃的围观,看着看着就烦了。

穿蓝色格子裙妙龄少女纤柔身体明媚好时光写真

直到三个月后,天空的雷云才慢慢散开,而原本巍峨的浩然庭已经被移为平地了,整个山峰仅剩海面一小层,还不如附近的岛屿大。而原本的弟子,除了几个修为特别低的练气弟子存活以外,包括于仓等人一块,变成了地上那一层厚厚的劫灰。

羿清感应了一下,才出声道,“这方小世界的规则之力,已经恢复一半了。”

“怎么会只有一半?”孤月一愣,细一感觉才发现,刚刚消失在这里的规则之力,正大片的涌向北边的方向,开始汇聚成雷云,顿时眼神亮了亮,“那些劫云飘去御圣派了!”果然天道把每笔账都记得清清楚楚,这会已经去收了,“走,去御圣派看热闹去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胖子却有些犹豫的指了指前方的海面道,“那只凶兽怎么办?”噾泣虽然是个宅兽,但好歹也是上古凶兽。

孤月皱了皱眉,这确实是个问题,那只兽兽还是要解决一下的。

“我到是觉得不必管它。”厨子突然出声道,“噾泣虽说喜食血肉,但它本就是以阴气为魂,血煞之气为魄,混浊怨气为骨的凶兽。如今浩然庭已经没了,那堆满莲池的尸骨也已经消失。用不了多久这无枉海上的阴气罡风,也会马上消散,噾泣自然也会消失。”

孤月一愣,“你是说……这海上的阴气是来自于那个莲池。”

羿清点头。

“槽!”孤月忍不住又把那群浩然庭的败类骂了一轮,确实将一个人生吞活剥了那么多次,还把尸骨堆积在池底,不产生怨气才怪,再上尸骨不能入土为安,常年累月的散发着阴气,才导致迷蔓了整个海域。噾泣不是突然出现,而是由这些阴气滋生出来的。

而这个世界之所以规则之力混乱的原因,也很明显了。于仓他们利用胖子众多前世的血肉为祭,导致天道误认为他们是胖子,得已提升修为飞升上界。等天道发现不对的时候,已经迟了。

加上天道没有灵智,充其量是一台专门记录生灵奖罚的超级计算机,这样的次数多了,理所当然的,它卡机了。在没有其它更有效的解决方案的情况下,它只好直接把界门锁死,以阻止更多此类情况发生。

正到他们下界,收回了那些人身上本不属于他们的功德,消除了大半混乱的根源,天道才恢复正常运转。想必等劈完御派圣那些人后,这个小世界的规则之力,就会彻底恢复正常。

想到这,越想去看看御圣派那些人的下场了。

可惜他们最终还是没能去看这场热闹,因为胖子要飞升了。几乎是在规则之力恢复的瞬间,胖子身上的灵气就开始暴涨,天空的劫云再次开始汇聚,这回是普通的飞升劫雷了。

孤月瞅了一眼雷劫的强度,到是一点都不担心胖子,这点雷劫估计还没当初,他给胖子喂招时打得狠。

“我们先回上界吧。”他交待了胖子一句,就拉着沈萤和厨子穿过了界门,回到了上界。

胖子历劫没什么问题,关键是怕上面的人做手脚。他可是记得,于仓的东隋国,大半的仙人都是用那个作弊的方法飞升上去的。于仓虽然已经死了,也难保其它人不对胖子动手脚。

所以他们得尽快回去,找出胖子飞升的位置,提前守着。

但是等几人上界一看,才发现自己想多了,几乎是在他们跨过界门的瞬间,就听到了熟悉的雷声,仙界的天空一片昏暗,整个东隋国遍布劫云,几乎覆盖住了每一座仙城。轰隆隆的雷响,一道接一道劈下来。

连着刚刚上界的三人,都差点被牵扯进去。孤月嘴角一抽,天道这是在下界劈得爽了,顺便又劈到上界来了。看来完没打算放过这些作弊飞升的人啊。

孤月叹了一声,也没管天道这大型处刑现场,掐指算出胖子飞升的位置,就带着沈萤和厨子朝着那方飞了过去。果然在一处平地上,感应到了胖子的气息,四周仙气涌动,已经开始凝聚成了升仙台的样子。他们并没有等多久,就见一道接引之光冲天而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