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滚们的犊子吧,老子啥时候说过,老子是八级符阵宗师了?”

林西真的是被气炸了。

这帮子符阵师,简直不知所谓。

自己只是说,我怎么可能是七级符阵大师,他们就想当然地认为,自己乃是八级符阵宗师。

那是们以为的好不好?

老子这么说过吗?

老子想说的是,老子连七级大师都不是,怎么可能是八级宗师?

然而,这也不怪众符阵师鼓噪炸锅。

十六七八岁的符阵大师,已经足够惊人了,要是一个这样年纪的符阵宗师,他们这些人,都可以集体自杀了。

年纪活到狗身上也就罢了,关键是这心脏,根本就承受不了这样的冲击啊!

柯尚天此时,气得背在身后的手,指甲都将自己的手心掐破了。

当时林西那一惊一乍的回答,连他自己都以为,这家伙,想说他是八级宗师来着。差点将他惊得气血紊乱,失足高空。

红衣古装美女雪地里绽放

秦飞仙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。

到了这个地步,她也不得不认为,这个少年,来到这里就是故意闹事的了。

她的涵养再好,也有爆发的临界点。

“这位少年,不是七级大师,也不是八级宗师,难道还是九级大宗师了?”

林西还没有说话,地上掉了半嘴呀的疯狗符阵师,此时竟一骨碌爬起来,笑得疯癫,笑得上气不接下气。

“九级大宗师?哈哈,哈哈哈。没有比这更离谱的事情了。秦大师,这个小子就是心怀不轨,恶意亵渎符阵师职业,捣乱九级大宗师演示观摩,给我们大秦帝国符阵是总会抹黑添堵。我严重怀疑,这家伙是国外敌对势力派来,破坏我帝国安定与发展……”

“住口!”

一声怒吼,有如龙吟,震得无数符阵师耳膜都要裂开了。

疯狗符阵师更是不济,直接被林西这一嗓子,吼得天旋地转,识海轰鸣,一跤跌倒,再次喷血。

林西看了一眼秦飞仙,冷冷地道:

“秦大师,咱们能不能不要这样,妄加揣测?”

此时,柯尚天再也忍不住了,前出一步,叱咤戟指:

“那说,是不是九级符阵宗师?”

林西果断摇头,清脆回应:

“不知道!”

嚓!

呃!

尼玛……

听到如此回答,无数符阵师绝倒,就连一心要给林西好看的柯尚天,此时都不由得冷笑起来。

秦飞仙更是皱着眉头,不解地问道:

“是就是,不是就不是,怎么连自己现在,是个什么水平等级,都不知道了?”

“秦大师,镇压这只小野狗,现在已经很是确定了,这丫就是来捣乱的。我啊——”

疯狗符阵师又开始咆哮,兴奋的连伤痛都忘了。

不知道自己啥境界,啥水平,啥等级?

说不是来捣乱添堵,抹黑大秦帝国符阵师总会的?

丫的就等着被镇压吧。

然而,林西后脚跟一刨,直接就将这疯狗符阵师踢飞了。

连看都不看身后,林西不好意思地摸了一把后脑勺。

“这个,秦大师,可能是我词义表达不清。我的意思吧。就是我是个啥水平,啥等级,真的不知道……”

秦飞仙有些懵。

“不清楚,不知道?那我问,是不是符阵师?”

林西这回,回答的真真的。

“符阵师,也不是什么高不可攀的职业,我还稀得冒充了?没问题,如假包换的符阵师!”

秦飞仙再次皱眉,对林西轻描淡写,不以为然的态度,很是不爽。

但是既然是符阵师,也就不能说人家亵渎了符阵师职业。

否则,岂不是连他自己都给亵渎了?

“好吧,那我问,在哪一所分会考核的符阵师职业?通过了几级?”

林西愕然,一副发懵的表情。

“那啥,几级不几级的,还要……考核?”

轰!

此时柯尚天再也忍不住了。

踏空直接来到林西上方,就像是直接踩在他头上一般,阴冷质问:

“的意思是,从未进行过任何符阵师等级考核?”

林西脸色不好,夜瞳微眯,手指朝上戟指。

“离我头顶远点,信不信惹怒了老子,把摔成死狗?”

踩在一个武修的头顶说话,这是一种极致的侮辱,但凡是有这样的事情发生,流血五步,人头落地,在所难免。

秦飞仙看到自己的师兄如此作为,虽然对这个少年极其反感,但是也觉得,这师兄做的太过分了。

几乎是下意识的,横渡过来,一把就将柯尚天拉得离开了林西头顶上方。

“师妹,这个不知所谓的小子,就是来涮我们符阵师工会的,还看不出来吗?我踩他头顶怎么了?我还想直接一脚踩死他呢!”

秦飞仙甩开柯尚天的衣袖,冷漠道:

“师兄是在怀疑,我处置事情的能力?”

柯尚天气得发疯,但是不敢和秦飞仙发态度。

“怎么会呢?师兄我对……”

秦飞仙打断柯尚天的话。

“没有就好……”

柯尚天热脸贴上冷屁股,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,咬牙切齿瞪着林西:

“算运气,捡了一条狗命!”

林西回瞪,不屑地道:

“秦大师救了一命,不然现在,就是一条死狗!”

太猖狂了,太无畏了,总会长大人的亲传弟子,都敢这样硬磓。

这小子,是抱着必死的决心,来到这里闹事的吗?

这是什么势力培养出来的死士?

符阵师们群情激愤,但是看到林西无所畏惧的表现,一个个皆都不敢出头。

这家伙,惹毛了说不定直接就对自己动手,还是先看看吧。

秦飞仙冷冷道:

“这位少年,其实我师兄问的不错,难道从未进行过符阵师等级考核?”

林西对这个秦飞仙,心存好感,所以也不呛着来了。

“秦大师,我不懂这个啊,符阵师不就是,会画符就成了吗?还需要考核承认?”

秦飞仙一个趔趄。

画符……?

确定自己说的,那是画符,不是制符,或者布阵?

而听到这个回答,无数符阵师鼓噪起来。

“才会画符啊,这是特么的一个,初级学徒才修行的玩意儿,这家伙,确定自己是一个符阵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