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先可以确定,孟超这支猎杀小队并非妖神“漩涡”的终极目标。

三十三名天境强者虽然是一股不容小觑的力量,但还没重要到彻底改变战略态势的地步。

而妖神“漩涡”为了消灭他们,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。

遍布龙城的数千名悍匪,好不容易才搜集起来的修炼资源,以及它在巢城收服的大批傀儡,统统都当成诱饵,为猎杀小队陪葬。

耗费无数修炼资源不说,最关键是暴露了自身的存在,丧失了战术的灵活性和突然性。

现在龙城秘警和异兽调查局在外面有了防备,妖神“漩涡”不可能再实施第二波如此大规模的抢劫和破坏行动。

而三十三名天境强者,也未必都被超巨型晶石炸弹炸死。

孟超根据自身伤势,反推超巨型晶石炸弹的威力,再结合猎杀小队成员的境界来分析,至少三分之二天境强者都有机会幸存下来,只是暂时丧失战斗力,不得不撤出战场而已。

单纯从资源消耗和战力交换比来计算,这并不是一笔十分划算的买卖。

至少,占据先手,能从容挖掘陷阱的妖神“漩涡”,绝不会满足于此。

从一开始,它就知道无论自己怎么布置,都不可能彻底消灭三十三名天境强者。

但只要能暂时瘫痪他们的战斗力,逼迫他们撤离战场,它就能从容不迫,实施下一阶段的计划。

大美女泳装写真性感全集

现在龙城外围正展开惊天动地的大会战。

人类文明和怪兽文明的巅峰武力,都被彼此牵制,像是交错到一起的獠牙那样,牢牢钉死在城市外围战场上。

在这场猝不及防的大爆炸之前,孟超所在的猎杀小队,就是人类方面能够调遣到巢城深处,唯一一支战斗力还算强悍的机动力量。

这支机动力量遭到重创,意味着巢城将进入一段时间的“战力真空期”。

即便“食人鲨”周冲等资深猎杀者还活着。

身受重伤,灵能枯竭的他们,都不得不撤离巢城,去医院和修炼室疗伤、冥想、恢复战斗力。

视伤情轻重,这个过程,短则三五天,长则十天半个月。

而龙城外围战场上的天境和神境强者,经过和地狱凶兽以及末日凶兽的盘肠大战,就算大获全胜,肯定也是生命透支,身心俱疲,需要长时间恢复,才能再度投入战斗。

龙城秘警和异兽调查局手头,当然还有部分可用之兵。

但放眼整座龙城,如净水厂、发电厂、灵气提纯和加压工厂、医院、学校、人口稠密的社区……各处必须严防死守的战略要地和民生设施数不胜数。

处处设防,兵力自然捉襟见肘。

不可能放着别的要害不管,再拼凑一支有生力量,投入巢城的无底洞。

行动之前,异兽调查局的副局长聂成龙就说的很明白,倘若猎杀小队的行动失败,只能执行第二套方案——从外部暂时将巢城封锁起来,不让哪怕一只有可能携带丧尸病毒、血纹花孢子和神变胶囊的老鼠离开巢城。

等外围战场尘埃落定,再抽调兵力,彻底解决巢城的问题。

“金牙巢城各大社团的高端战力和武装人员,刚才也随我们一起杀入麻风村,恐怕都在这场大爆炸中,损失惨重。

“未来三五天,甚至十天半个月内,各大社团都处于空前虚弱的状态,其权威将受到严重挑战。

“倘若这时候,整座金牙巢城,都被封锁起来的话,妖神‘漩涡’和它的爪牙,岂不是能在里面为所欲为?”

孟超对巢城内的社团,什么金牙帮,黑骨帮,毒蝎帮,没有丝毫好感。

但他也不得不承认,最糟糕的秩序,也好过最彻底的无序。

而“最彻底的无序”,或许,正是妖神“漩涡”想要的。

“不行,我必须阻止它。

“下一步,妖神‘漩涡’肯定会趁乱动摇巢城内的秩序。

“不能放任它侵蚀巢城内的各大社团,让巢城天下大乱!”

孟超深吸一口气,消耗近万点贡献值,连续为自己施加了六次《中级治疗术》。

当金色流光如温暖的甘霖般流转周身,粉碎无数遍的细胞都发出了舒畅至极的呻吟,原本破碎和枯萎的经络被一道道修复,重新饱满和晶莹起来,甚至因为反复撕裂后的过量修复,变得比爆炸之前更加强大。

随着身体的不药而愈,源自细胞深处的饥饿感,就像草原上星星点点的火焰,瞬间膨胀、汇聚成铺天盖地的火海。

贡献值可以帮他修复身体。

但能量不可能凭空而来。

倘若不及时补充能量,他就会像那些过量服用神变胶囊,用生命来兑换战斗力的悍匪一样,化作干尸和尘埃。

幸好他携带了“怒龙之血”。

并且将这支超级基因药剂,塞在纳米战斗服里。

孟超艰难从扭曲变形的钢筋混凝土里,抽出自己的右臂。

废墟深处的空间实在有限,他只能脱卸掉肩关节和肘关节,纯粹利用肌肉和筋络的牵扯,让右臂像条蟒蛇般游进自己胸前,摸出“怒龙之血”。

用拇指撬开超级基因药剂的顶盖,露出尖锐的针头。

怒龙之血有三种服用方法,分别是口服,注射以及直肠给药。

口服的话,通过肠胃吸收,在消化系统的晶化器官帮助下,药效能缓慢而温和地释放,副作用最小,吸收效率也最高。

注射的话,药液能快速抵达血肉,瞬间补充灵能和恢复战斗力。

直肠给药更不用说,比注射更快,副作用也是最大的。

事实上,作为龙城最霸道的基因药剂之一,服用“怒龙之血”,本身就有高度的危险性。

倘若是在身受重伤,生命磁场和心灵指数大幅波动的情况下,强行服用“怒龙之血”,非但不可能满血满状态复活,反而分分钟都有可能走火入魔,爆体而亡。

即便强如“食人鲨”周冲等资深猎杀者,在遭到超巨型晶石炸弹袭击,灵能狂潮将周身细胞狠狠撕裂的情况下,也是不敢直接服用“怒龙之血”的。

但妖神“漩涡”千算万算都算不到,猎杀小队里,还有孟超这个拥有超强自愈能力的奇葩

“哧!”

孟超将“怒龙之血”扎进手臂。

顿时感觉,一条由岩浆组成的怒龙,在周身血管、神经、肌腱和灵脉内浮现出来。

伴随怒龙张牙舞爪,钻心刺痛再度传来,但这次的痛楚并没有持续太久,就化作了无法用笔墨形容的快感,而怒龙也融入他的血肉,令他再次掌控了爆炸性的力量。

“咔嚓咔嚓,咔嚓咔嚓”!

刚才死死压在身上,貌似坚不可摧的钢筋混凝土,此刻被他稍微伸了一个懒腰,就震个粉碎。

“大约恢复了七八成力量,暂时够用了。

“爆炸之前,敌暗我明,爆炸之后,敌明我暗,妖神‘漩涡’一定没想到我还活蹦乱跳,并且,早就知道它的存在!”

孟超撑开了足够大的空间,抬腕看了一下战术手表。

战术手表的屏幕早就摔得稀巴烂,灰蒙蒙一片。

就算屏幕完好无损,里面的芯片恐怕和神经接驳芯片一样,也被干扰甚至屏蔽掉了。

孟超干脆将耳朵后面的神经接驳芯片和战术手表都扯了下来,一把捏碎。

在灵磁干扰如此强烈的战场上,这两样东西非但都变成无用的累赘,还有可能被敌人侦测到,甚至被敌人利用神经接驳芯片的脑机接口,侵入自己的脑域。

孟超的前世记忆碎片中,有很多人使用神经网络和脑机接口,令自己的大脑变成一座不设防的城市,最终被擅长精神攻击的敌人长驱直入,予取予求的惨痛教训。

从末日归来的他,比这个时代的超凡者,更注重保护自己的大脑安全。

他在黑暗中仔细聆听和思考。

现在最重要是找到逃生之路。

头顶都是废墟,近百米高的超巨型建筑彻底崩塌下来的残垣断壁,可不是开玩笑的。

凭他远远超越同级别超凡者的极限拳力和续航战斗力,的确有可能凭借左右开弓的《降魔杵》,一路“轰轰轰轰”,从头顶打通一条出路。

但这么做,会不会破坏数以万吨计算的废墟,勉强支撑在一起的,脆弱的平衡?

如果引发二次坍塌,搞不好自己会被再次挤成肉饼。

贡献值和“怒龙之血”既非无限,也不是万能的,孟超不想冒无谓的风险。

再说,谁知妖神“漩涡”是否就蛰伏在附近,观察战场呢?

如果自己从上方大摇大摆钻出去,第一时间被它发现的话,就丧失来之不易的隐秘性和主动权了。

这时候,孟超感知到身下隐隐传来空气的流动。

并且能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。

“对了,这栋建筑本身就有规模十分庞大,错综复杂如迷宫般的地下结构。

“对方埋设的超巨型晶石炸弹,主要破坏范围都集中在地面以上,最多地下一两层,两三层。

“更深的地下城,最多遭受废墟的挤压,扭曲变形,部分崩塌,不可能彻底化作废墟的。

“与其向上逃生,不如往下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