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苏蜜闻言一怔,她完不知道这些。

她刚刚说嘉宝调皮的话,也不过是做为孩子妈咪,因自己的孩子让别人受了累,客气感激的话。wavv

但现在田蜜儿这样神情激动的一解释,气氛便有些尴尬凝滞。

四周不少佣人都不认同的看向了苏蜜,大家难免觉得苏蜜这个妈咪做的很不好。

“不管孩子,现在还冤枉这么小的孩子,倒让孩子为你去做危险的事情,还带累了别人!”

吴雅言沉着脸,扫了眼苏蜜,有些不快的说道。

苏蜜浑身僵硬,脸上涨红了起来。

“大舅母……”

傅奕臣上前了一步,微微蹙眉,正要解释苏蜜并非不管孩子,都是自己的错造成她和孩子们长久的分离。

他不想苏蜜被人误解,只是他话没说出口,苏蜜就扯了他一下。

因为苏蜜知道,这时候傅奕臣出面当众反驳吴雅言,只会让吴雅言更加的对自己有意见,更加的讨厌自己。

傅奕臣看向苏蜜,苏蜜冲他摇了下头,然后道,“是我做的不够好。”

绿裙子俏佳人花田清新文艺写真

田蜜儿这时候,好像才发现气氛不对,推了下吴雅言的手臂,撒娇般道,“雅姨,苏姐姐先前也不知道嘉宝是为她去摘花呢,都是我不好,多嘴多舌的。”

她又看向苏蜜,眼神歉意。

嘉宝也觉出了气氛的不对,小丫头觉得是自己做错了事情,眼眶一红,眼泪都要掉下来。

“舅奶奶,嘉宝不乖,舅奶奶不要生我妈咪的气。”

嘉贝和嘉宝可爱,懂事乖巧,谢老太太喜欢。

吴雅言也还没有孙女孙子,加上从前谢如华生了病,小小年级的傅奕臣被接带了谢家,都是吴雅言照顾着长大,傅奕臣算吴雅言半个儿子。

吴雅言爱屋及乌,现在也非常喜欢嘉贝和嘉宝。

见嘉宝都要哭了,吴雅言才神情缓和,“嘉宝是好孩子,舅奶奶没生气。”

谢老太太开口,“行了,也别都在这里站着了,蜜儿受了伤,快扶回房歇着去吧。嘉宝也一身脏的,都别说了。”

吴雅言点头,扶着谢老太太往回走,佣人也扶着受伤的田蜜儿往别墅走去。

他们率先离开,苏蜜和傅奕臣一家落后了一步。

苏蜜微微有些沮丧,看向傅奕臣道,“外祖母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,刚刚都没多看我,好像并不想要见到我。”

傅奕臣抬起手,揉了揉苏蜜的脸蛋儿。

“我一会儿就找外祖母解释清楚。”

他说着,突然将嘉宝从苏蜜的怀里抱过来,放在了地上。

“嘉宝自己站着,妈咪抱你半天,她累了。”

说完,傅奕臣又搂上了苏蜜的腰肢,苏蜜还没反应过来,他就掐着她的腰将她整个抱了起来。

“你做什么?”

苏蜜一惊,低声说道。

傅奕臣却没搭理她,只是抱着她,迈开大长腿走了几步,然后将她放在了旁边的欧式摇椅上坐下。

接着,他就弯腰在她面前单膝跪在了鹅卵石路上。

“嘉贝,帮爸比把妈咪的鞋子拿过来。”

“是,爸比!”

嘉贝拎起地上苏蜜的高跟鞋,颠颠的送了过去。

傅奕臣接过,放在一边儿,拿起苏蜜的右脚放在自己曲起的膝盖上,用手仔仔细细拍掉她脚心的脏东西,这才又拿起鞋,往她脚上套。

苏蜜瞧着他低垂的眉目,沉敛俊美的面容,看着他仔细的动作,脸上红红的,只觉刚刚心里那点不舒服顿时就消散了。

“哇,妈咪就像灰姑娘,爸比是王子,给妈咪穿上水晶鞋!”

嘉宝在一旁,大眼睛晶亮亮的拍手说道。

傅奕臣却抬眸看了嘉宝一眼,勾唇道,“错了,你妈咪是爸比的公主,可不是灰姑娘。”

前头,田蜜儿被佣人扶着走出老远,察觉后面没动静,不觉回头看了一眼。

她正好看见傅奕臣单膝跪在那里,给苏蜜穿鞋的画面。

夕阳笼在他们的身上,他们对望着,像是被笼在幸福的光晕中,画面美好的让人震撼。

田蜜儿不觉面露羡慕,感叹道,“小臣哥哥对苏姐姐可真好呢。”

前面吴雅言听到了她的话,回头也看了一眼,看到傅奕臣跪在地上,苏蜜的脚理所当然踩在傅奕臣的腿上,她的眉头皱了皱。

那边,圣德医院的病房。

白敬海头上缝了十多针,被送进了病房,白淼淼撑着身体在照顾父亲。

白敬海躺在病床上,脸色苍白,神情憔悴。

“爸,你快睡吧,不然难受。”

白敬海却盯着

白淼淼,“我哪儿睡的着,淼啊,你老实跟爸说,孩子真的是刚刚那个男人的吗?”

“爸,我不都解释过了,我真的没有被**过,你们不要担心,也不要听信那些乱七八糟的话。”

白淼淼疲惫的再次强调道。

崔翠也拉着白淼淼的手,“那为什么亲子鉴定会是那样?”

白淼淼脸色变得很难看,她浑身僵硬,头疼欲裂,心里像是一片荒野被点燃了,快要被烧成灰烬,成为一片荒芜。

“妈,我不知道,你们能不能不要再问了!”

她快承受不住了。

崔翠见她这样,急的直掉眼泪,捶打着她,“你怎么能不知道?!你是要急死妈吗?!你……”

“妈!你照顾爸,我出去一下!”

白淼淼是真受不了了,抽出自己的手,说完就冲了出去。

她甩上病房门,靠在了旁边的墙上,听到屋里传来白敬海的叹气声,还有母亲压抑的哭声。

白淼淼双拳紧握,缓缓捂着脸蹲了下去。

为什么会这样?到底是为什么?

她以为今天就能真相大白,能证明自己被冤枉了,黄芸捏造了亲子鉴定,以此羞辱她,破坏她和迟景行之间的感情。

然而,并没有,亲子鉴定还是错的,不仅自己遭受了羞辱,连老父老母也跟着她被践踏被侮辱。

白淼淼觉得筋疲力尽,她真的好像逃离这一切!

她觉得自己快要喘息不过来,再被这样逼迫刺激下去真的要疯掉了!

她猛然站起身来,逃离一般往走廊尽头奔跑了过去。